【名家话文化】袁慧琴:打造北京城市文化符号

  发布时间: 2019年10月30日 08:37:52   作者: 美文网

  袁慧琴,国家京剧院副院长,京剧老旦,国家一级演员,研究生学历,文化部优秀专家,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,中宣部“四个一批”人才。

  同时为民建中央常委,民建中央文化委员会副主任,全国政协委员, 中国传媒大学戏剧戏曲研究中心主任,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全委会委员,第十三届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委员,全国妇联执委。2002年领衔主演的六集京剧电视连续剧《契丹英后》获得了第22届中国电视“飞天奖”一等奖。2004年荣获第21届戏剧梅花奖表演奖。

  代表作品有《契丹英后》《曙色紫禁城》《对花枪》《红灯记》《杨门女将》《李逵探母》《岳母刺字》《红军故事》等。

  记者:您走上京剧舞台后,又从湖北来到北京学习、工作,北京座城市的文化氛围带给您什么启发?

  袁慧琴:我记得我第一次来到北京只有16岁,是家乡的一位老师带我来拜见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金泉先生。同时促成这次拜师的还有国家京剧院著名导演郑亦秋。郑先生导演过的京剧《杨门女将》相信大家都很熟悉,他和我都是湖北老乡,正是郑亦秋先生给我引荐了李金泉先生,让我来京拜见李先生。那个时候,16岁的我就只是一个像一张白纸一样的孩子,却有幸能够有机会面对大师,这也成了我人生一个特别大的转折。

  在湖北老家的时候,还是小孩子的我对北京这座城市充满了一种向往,知道的就只是天安门、颐和园、天坛这些抽象名词。但是当我正式踏足这座城市,真正走到天安门广场前的时候,身在其中的我才切实体会到了一种很庄严的感觉,觉得那个建筑好高好宏伟。而当我走进颐和园和天坛的时候,一下子又产生一种代入感,因为我学习的是民族传统文化艺术,颐和园和天坛的这种建筑构造,给我的心灵带来一种震撼,我觉得她们跟我的职业也生出一种认同感。这些建筑都是那样厚重,充满了沉甸甸的文化气息。这就是初来北京时候,这座城市给我带来的感觉。

  这种感觉也一直伴随着我,好多人到现在还会评价说我作为戏曲演员,对文化和综合素质的修养、提高都很重视,这其实就跟我年少时候接触的人、接触的北京这个城市的文化有关系。我记得跟郑亦秋先生见面的时候,他就告诉我:你作为新时代的戏曲演员,一定不能成为传统的老艺人,只会在台上表演。以国家京剧院的培养风格,艺术家都是要有一定文化修养的,这也成就了国家京剧院的艺术风格。我们所有的老戏在演出的时候,都需要重新梳理,去其糟粕,留取精华。郑先生说,你要学习京剧艺术,就一定要从现在开始多看书,给自己打下深厚的扎实的文化底子。所以那时候我去他府右街那块的家里,我记得那是一座四合院的一个平房,家里很简洁很干净,最让我不能忘怀的就是他家里有整个一面墙的书,既有外国文学,西方的哲学和美学,也有好多中国的古籍。这面书墙看得我眼花缭乱,我问郑先生,这么多书您都读过吗?他说我天天在读啊。所以,真正到了一定层次的大家,一定都是融会贯通、学贯中西的,在自己专业领域很强,但也绝对不是就守着自己专业的这点东西,而是博学的、开放的。这样的经历就给一个16岁的孩子心里种下了一颗对文化向往的种子,所以我觉得我特别的荣幸,真可以说是上天的眷顾,让我在那个时候就接触到了这个层次的大家,来到了这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。直到今天我依然愿意在每次开车时候,在长安街经过,就是因为喜欢她的那种宽阔,以及这种开阔的气质下培养出来的宽阔胸怀和为人格局。

  后来我跟着李金泉先生经常去国家京剧院开会,又认识了很多的老前辈。我16岁来北京拜见李金泉先生,17岁又来正式拜师,然后每年我会来北京呆三个月跟老师学习。那三个月,我住在北池子83号北京市文化局招待所,那里有一个特别便利的条件,就是早上起来,我去喊嗓子的时候就在护城河边,然后下午去老师家学戏,晚上就去吉祥戏院看戏。那个时候的吉祥戏院就在王府井,离我住的地方很近,吃完饭步行就可以去看戏。那段时间我看了国家京剧院好多好多的戏,包括袁世海老师、冯之孝老师、刘长瑜老师、李维康老师、杨春霞老师等等,几乎所有国家京剧院的名家演的戏我都在现场看了个遍。除了京剧,还有全国各地进京来演出的地方剧种,也都在吉祥戏院上演,真的是海纳百川,基本什么剧种我都欣赏到了,而且上台的都是那些剧种最顶尖的艺术家。这段经历让我一下子开阔了眼界,我住在那里,学习、看戏,对我艺术的积累和文化的汲取真是天赐良机,我见识了很多以往见识不到的东西,从此,我就感觉我不能就呆在湖北宜昌。我很感谢家乡培养了我,但是我需要更好更系统地去学习,就必须要来北京。

相关文章

  • © 2019 美文网 版权所有 | | 网站地图|